祁卿

[叶蓝]我等你与我共赴黄泉

         黄沙漫天,凌冽的风呼啸着,风中传来鲜血与硝烟的味道,空中盘旋着乌鸦,长安城已经弹尽粮绝。
         今天,是最后一场战斗,生死之战。
         城墙之外,八百万大军压阵,但奇怪的是,在城墙之上,来迎战的却只有四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站在城墙上盯着手上的拳套,五天五夜的战斗,让这副陪伴了他十年的拳套已经磨损的不堪入目。他从衣襟里拿出一个盒子,盒子里是另外一副与这副拳套一模一样的,崭新的拳套。他看着这幅拳套,想起了满身血污,衣衫残破的张新杰把拳套送到他手上时的模样,那一点儿也不像张新杰平时一丝不苟,严谨刻板的模样。想起张新杰对他说过的话,“文清,你要活下去,守住我们的国家,我先走一步。”
       他一言不发的带上拳套,身边的气氛变得愈加沉凝。
       周泽楷靠在城墙上拭擦着他的双枪,荒火碎霜,江波涛在昨天战死,尸体都没收回来,周泽楷就这样靠着城墙擦着枪,擦了一晚。
       “嗯,这是队长的新武器啊,一定要取个好名字!嗯……“荒原燎火,碎裂冰霜”叫荒火和碎霜怎样?”耳边回响着江波涛的话,他看着枪,好像看到了江波涛在笑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站起身来,握紧双枪。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靠着城墙坐着,翻着手里的相册,里面有很多照片。照片里的人笑着,照片外的人都已经死了。最后一张照片是她与哥哥,和叶修的合照。他的哥哥苏沐秋,大陆的第一神匠,世上所有的顶尖武器都出自他之手。树大招风,被杀手杀死的前一秒他才刚刚制作好了千机伞。
         苏沐橙拎起放在身旁的巨大枪炮,看向远方。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坐在城墙上喝着酒,一身亮银色铠甲锋锐无比,身后的披风红的像是用血染成的,血腥味浓厚。他想起了昨夜,许博远在最后一曲的舞剑后拔剑自刎,为的就是不让他有更多牵绊,他想起了初见许博远时,少年站在阁楼上,眉眼弯弯,笑容灿烂的模样。身后的披风在许博远的鲜血浸染下,显得更加苍凉。他摸了摸胸口,哪里藏着装着许博远一缕青丝的荷包。
        他扔下酒壶,站起身来,提着千机伞,千机伞变化为矛,矛尖闪过决绝的银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 四人从城墙上跳下,冲向敌军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   人数悬殊的战斗,在这一刻展开。